原来端午节也可以过得很“文艺”

发布时间:2018-06-14  来源:未知  作者:三趣时尚资讯网
原标题:原来端午节也可以过得很“文艺” 这台管风琴是星海音乐厅的“镇馆之宝”。 沈媛将带来巴赫、门德尔松等人的管风琴作品。 广东民族乐团。 《酗酒者莫非》获得高评价。 “龙舟水”下不停,不少人在观望端午节期间还能否顺利出游。...
原标题:原来端午节也可以过得很“文艺”

  这台管风琴是星海音乐厅的“镇馆之宝”。

  沈媛将带来巴赫、门德尔松等人的管风琴作品。

  广东民族乐团。

  《酗酒者莫非》获得高评价。

  

  “龙舟水”下不停,不少人在观望端午节期间还能否顺利出游。其实这个小长假留在广州,天天都有丰富的演出等着你:可以选择看一场经典芭蕾舞剧《舞姬》;或是挑战时长近5小时的话剧《酗酒者莫非》;端午节当日,还可以到星海音乐厅参加大型公益艺术嘉年华——20周年“公众开放日”,届时音乐厅的交响乐演奏大厅、室内乐演奏厅、音乐空间、艺术沙龙空间、音乐厅大堂等五个空间,将在一天内举办多场演出、讲座、工作坊及爵士享乐课。不用担心航班延误或堵在路上,用“文艺”的方式打开端午节,也是不错的选择。

  星海音乐厅开放日:

  “巨无霸”开声,“星之海”再现

  时间:6月18日全天 地点:星海音乐厅

  每一次的星海音乐厅“公众开放日”,都是一次大型的公益艺术嘉年华,今年因为是星海音乐厅20周年纪念,开放日的活动也有相应升级。在音乐厅的各大空间都将上演不同主题的表演与活动,其中重头戏是在交响乐演奏大厅上演的三场风格各异的音乐会,分别是管风琴独奏音乐会,以及广州交响乐团和广东民族乐团两大本土乐团带来的演出。

  星海音乐厅的管风琴一直是观众心目中的“迷之乐器”,它的结构堪比建筑般复杂,声响可以有百人交响乐队的效果,但是演奏机会却不多。18日下午的“管风琴时空之旅”,将由中央音乐学院副教授沈媛为大家带来巴赫、门德尔松、李斯特等著名作曲家的管风琴作品,观众可近距离认识及聆听这个“巨无霸”发声,可说是一次难得的体验。

  广东民族乐团将在当天上午带来一场“娱乐升平步步高”音乐会,展现喜庆欢乐的以传统广东音乐为主的风格。耳熟能详的《赛龙夺锦》《雨打芭蕉》《百鸟朝凤》等旋律,颇为应节。作为开放日的压轴,广州交响乐团则将奏响“星海璀璨交响夜”,音乐会将由著名指挥家夏小汤执棒,再现20年前为星海音乐厅开馆创作的《星之海序曲》。这部作品特别委约著名作曲家陈永华为管风琴和管弦乐团而作,于1998年星海音乐厅落成开幕礼后由广交首演。

  除了演出,开放日还有不少更具参与和互动性质的活动,其中室内乐演奏厅将带来3场别开生面的讲座与工作坊,包括“感受古典音乐之美”视听讲座、“星”梦奇缘音乐戏剧工作坊以及一场“爵士享乐课”。带娃的家长可关注在音乐空间举行的“打击乐带动秀”,由著名打击乐演奏家、朱宗庆打击乐团副团长何鸿棋带领,三岁以上、六岁未满的孩子,可与家长一起感受音乐律动的魅力。

  小功课:

  “乐器巨无霸”什么来头?

  很多人都知道,交响乐演奏大厅的管风琴是星海音乐厅的“镇馆之宝”,1998年,当星海音乐厅建成后,这台由捷克制造的管风琴就已屹立在此。它曾是“亚洲最大”,当年从捷克运来时,所有零配件装了满满两大集装箱,用了长达半年时间才安装到位。

  这座管风琴重40吨、宽14米、高9米、深5米,堪比一座精密建筑,配置四层手键盘、一层脚踏键盘、84音栓、加强弱音踏板,有音管近7000根。音管中既有金属管,也有木制管,最大的可让一个小孩钻过,最小的比筷子还细。

  虽然它不常奏响,但日常保养却很复杂。很多观众并不知道,管风琴背后的空间,是它的内核,维护人员需进入到内部去对每一根管子进行测试。在琴体内部,还配备了吸尘器、抽湿机、恒温设备等电器。

  过去星海音乐厅曾邀请过的国际管风琴名家有托斯滕·梅德、约翰内斯·迈尔等,近年国内优秀的管风琴演奏家也逐渐涌现,这次将在开放日上亮相的沈媛,是世界第一位电子管风琴博士。

  《酗酒者莫非》:

  解锁“传说中的大师”

  的难得机会

  时间:6月16日~17日 18:00 地点:广州大剧院歌剧厅

  克里斯蒂安·陆帕的作品要来广州的消息,在剧迷界中还是有不小震动的。这位被誉为“欧陆戏剧界的巨人”的波兰大师,此前曾以《假面·玛丽莲》《伐木》和《英雄广场》掀起国内戏剧界热议。但除了有机会打飞的去天津看戏的剧迷外,广州观众对他估计停留在“传说中”的认知阶段。所以《酗酒者莫非》就是很值得在假期里专门留下并抽出一整晚时间去欣赏的作品——该剧总共三幕,包含幕间休息总时长约5个小时,要特别注意,当天18点就会开演。

  其实《酗酒者莫非》的诞生与陆帕此前多次来华演出也有很大关系,作品改编自作家史铁生的《关于一部以电影作舞台背景的戏剧之设想》。2016年,陆帕在翻译的帮助之下阅读了史铁生这部作品后,觉得自己与这位中国作家“一见如故”,随即又对史铁生的其他作品、生活轨迹进行了探访,在这过程中逐渐形成剧本框架。陆帕在原作基础上,融入了多部史铁生作品的片段与作家个人经历,并在3个多月的排练过程中加入了经提炼整理后的演员即兴发挥,最终成型。为此,陆帕特地要求在宣传海报上写上“编剧:克里斯蒂安·陆帕及演员团队”。

  该剧去年在天津首演,获得剧场界很高评价。舞台设置上遵从了史铁生的原始设定,背景由三面大型屏幕组成,通过视频素材与现场直播画面,构建出一个与舞台真实空间并行的虚幻世界,表演中,角色会在真实舞台与虚幻屏幕之间游走,显示史铁生原著中对世界真实性的质疑。

  《舞姬》:广芭再现“难度最高”的芭蕾舞剧

  时间:6月15日~16日 20:00 地点:广东演艺中心大剧院

  广州芭蕾舞团将在本周再度上演经典芭蕾舞剧《舞姬》(左图),该剧也是广州艺术节·戏剧2018的参演剧目。

  《舞姬》又称《印度寺庙的舞女》,改编自印度诗剧《沙恭达罗》,故事讲述了武士、公主与舞姬的三角恋情。这是古典芭蕾舞最辉煌时期俄罗斯古典芭蕾的一部经典作品,它比《天鹅湖》还要早出现,并被公认为难度最大的芭蕾舞剧之一。

  编舞家马里乌斯·彼季帕在1877年排出了《舞姬》,相比后来他与作曲家柴可夫斯基合作完成的《天鹅湖》《睡美人》《胡桃夹子》,该剧有着突出的“异域风格”。舞蹈者们把印度的异域风情结合得天衣无缝,藉由生动的舞蹈动作,精湛、高明的表现技巧,表达人物内心情感的瞬息变化和冲击。



上一篇:张艺谋自认喜欢忙碌:我们这代人不喜欢耽误时间
下一篇:没有了
分享:
友情链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