借力“一带一路”,波兰琥珀瞩望中国市场

发布时间:2017-09-08  来源:未知  作者:三趣时尚资讯网
9月2日,为期三天的第18届国际琥珀展在波兰北部海滨城市格但斯克落下帷幕。此次国际琥珀节共吸引了来自波兰、立陶宛、英国、德国、奥地利、拉脱维亚等9个国家和地区的220家参展商参加。中国买家仍是展会上的主要购买群体。 “波兰琥珀可...


9月2日,为期三天的第18届国际琥珀展在波兰北部海滨城市格但斯克落下帷幕。此次国际琥珀节共吸引了来自波兰、立陶宛、英国、德国、奥地利、拉脱维亚等9个国家和地区的220家参展商参加。中国买家仍是展会上的主要购买群体。

“波兰琥珀可以借助‘一带一路’倡议被送去中国。‘一带一路’与‘琥珀之路’相互交汇,可以推动波中两国传统贸易道路之间的国际交流。”第十八届国际琥珀展项目主任伊娃·拉康对人民网记者说。


第18届国际琥珀展。人民网记者暨佩娟摄

年产值达3亿美元,大部分用于出口

古希腊神话中,琥珀是太阳神之子法厄同遭遇不幸后,他的妹妹为他哀悼而流下的眼泪。聪明的波兰人没有辜负这一天赐的礼物,他们把金黄、乳白的琥珀镶嵌上黄金和白银,制作成精美绝伦的珠宝、首饰盒、鸟笼、杯、勺、油灯,甚至古董汽车和帆船微缩模型等,它们或清透澄黄,或温润凝腻,犹如被瞬间凝固的蜜与奶。珊瑚红、水蓝、墨绿,则是浓烈的鸡尾酒,艳丽而神秘。

波罗的海沿岸是全球琥珀的主要产地。格但斯克更有“世界琥珀之都”的美誉,占全球琥珀珠宝等琥珀加工品的七成以上。国际琥珀协秘书长米哈乌·科肖尔对人民网记者表示,波兰主要从俄罗斯、乌克兰、立陶宛等国进口琥珀原石,进行研磨、抛光等处理,设计制作成琥珀珠宝,再出口到中国和其它国家。2016年,波兰的琥珀珠宝的年总产值达到约3亿美元,其中大部分用于出口。

格但斯克所在的波美拉尼亚省,目前有约1000家企业从事琥珀珠宝的加工,从业人员约有1万人。其中,传统家庭作坊式的小企业只有3—5人,大企业有10人,更大的可多达百人。


第18届国际琥珀展上的琥珀展品。人民网记者暨佩娟摄

琥珀是波兰的名片。在各旅游景点,琥珀首饰、琥珀香皂、琥珀洗面奶都是最受欢迎的手信,由于天然琥珀具有抗菌、防腐的作用,琥珀按摩、琥珀浴深受外国游客追捧,碎小琥珀颗粒还可泡在酒里制成琥珀酊,可以镇定安神,增强抵抗力,帮助舒缓感冒、发热等症状。为了宣传琥珀文化,波兰还创造出独具特色的琥珀旅游项目。格但斯克是国际琥珀协会总部所在地,每年举办两次国际琥珀展,以琥珀为主题的博物馆就有3家。

展会一角,一位波兰技师正用机器切割出一块琥珀原石,再用机械磨具磨去原石粗黑的表皮,不一会儿,浓酽呛鼻的树脂香味飘来,20多分钟后,原石表面就变得光滑透亮。客户还可以拿着琥珀来到波兰银饰学校设在现场的展位,请技师镶上白银,设计成富有个性的琥珀首饰。


一位波兰技师正用机器磨具磨制一块琥珀原石。人民网记者暨佩娟摄

价格有所回落,但行业仍有利可图

米哈乌·科肖尔指着一段木桩告诉人民网记者,从树木中间开采出的琥珀由于受到完整的保护,是制作琥珀珠宝的完美原料,价格最高。树皮上的琥珀掺杂了更多杂质,要制成珠宝更费工夫,因而价格更低,但是,如果能在其中找到昆虫,尤其当这种昆虫不常见时,琥珀身价就会倍涨。

据波兰青田同乡会常务副会长、波兰钦凰琥珀有限公司董事长孙建钦介绍,决定琥珀价格的主要因素一个是大小,体型越大,每克的价格越贵;另一个就是清晰度、透明度,以及颜色、品质、外形等。镶嵌银饰的琥珀每克约3—5欧元,贵的“金绞蜜”每克高达几十欧元甚至上百欧元。

中国前驻格但斯克总领事郭赶会还记得,2008年起,中国客户就成为波兰琥珀市场的最大买家。2012年,琥珀价格开始以每年20%到30%的增速疯涨,到了2014年,价格已是2012年的大约两倍。

但自去年9月起,琥珀价格整体有所回落,但品质上乘的琥珀价格依然坚挺。主要原因是中国市场已趋饱和,此外,不少中国商家直接从俄罗斯、乌克兰进口琥珀原石进行加工,导致琥珀珠宝产量上升。由于成品价格不能覆盖原石进口成本,而房租和工资都要支付,波兰一些琥珀企业经营困难。七十多岁的波兰老人芭芭拉最近破产了,她对郭赶会说:“我这一辈子都以此为生,也没有别的技能,以后还不知道能做什么?”

但在伊娃·拉康看来,“琥珀价格已经够高了”,她说:“琥珀有助于人体健康,是比钻石更私人化的珠宝,应该让普通人能消费得起。这一轮价格重新洗牌,对琥珀产业的长远发展是好事。”

紧跟中国客户品味,波兰商家尝到甜头

展区里,到处都能见到拿着小手电的中国买家在仔细品鉴琥珀珠宝,不少人拖着行李箱。很多中国进货商拿着手机对琥珀首饰一阵拍,只要微信那端客户点头,买卖马上成交。展会上只收现金,不少中国买家把身上所有现金花光,只能相互“拆借”,或找当地华商用人民币换欧元或兹罗提。


中国买家拿着小手电,在对琥珀珠宝进行仔细品鉴。人民网记者暨佩娟摄

佛像、中国功夫、腾空跃起的骏马……以波罗的海琥珀雕制的中式摆件,尤显出东西文化的相互妥协与融合。不少展位在显眼处张贴中文宣传广告,有的还专门雇中文翻译和中国客户沟通。记者刚走进展位,商家就递来一张中文介绍活页,嘴里说着“mi la”,随即领着记者来到蜜蜡货架前。


第18届国际琥珀展上的琥珀展品。人民网记者暨佩娟摄

“这种款式的手镯,我全要了,还有更多存货吗?”说话的是上海的李女士,她告诉记者,一个镶嵌白银的琥珀戒指在展会的价格是每克3.5欧元,重量3克,她每克加价2-3元卖给中国琥珀商家,商家再每克加价10多元卖给国内消费者,“依然很有赚头”,国内“货走得很快”。

商家们都注意到,中国客户偏爱款式简单的小型琥珀吊坠,欧洲客户喜欢款式复杂奔放的大型琥珀项链。然而,中国客户的喜好也在改变。波兰ArtSzok公司店主托马斯说,过去,中国客户只选金黄和乳白,后来喜欢带金粉的花珀,最近逐渐开始接受棕红、淡绿色,也愿意要带气泡的琥珀,“变得更加勇敢”。

郭赶会告诉记者,中国消费者对琥珀精品的追求,以及中国深圳的潜在竞争,正迫使波兰琥珀生产商把琥珀珠宝的款式设计得更加时尚精美,今年展会“精品比往年更多了”。


一位中国客户在展会上选购波兰琥珀珠宝饰品。人民网记者暨佩娟摄

随着中国市场需求的不断增强,越来越多的波兰琥珀商已开始把主要精力放在开拓中国市场,满足中国消费者需求上。波兰NAC琥珀公司就从紧跟中国客户的品味中,尝到了甜头。“十年前,我们不做包银的琥珀首饰,在中国客户建议下,我们不仅学会了,还设计出中国人喜爱的磁扣开合手镯,现在,它们都持续热销。”该公司负责人薇索洛夫斯卡说。

欧洲在中国最大琥珀零售企业波兰S&A珠宝首饰有限公司董事长亚当·斯车格夫斯基告诉记者,他经常参加北京、上海的首饰展览会,至少3个月就要去一趟中国,“中国顾客想要高品质选材、精湛工艺和独特设计,可以激励我们不断实现超越”。

但是,中国客户对完美的执着,也给波兰商家带来不小压力。波兰Kolia琥珀公司的安德鲁拿起一块通体透亮的满蜜鸡油黄,无奈地说:“你不知道,就因为这面里有个小黑点,要把它卖出去有多困难。”他请记者一定写上这句话:杂质意味着琥珀是纯天然的。如果你看到一块琥珀是100%纯净透亮,毫无瑕疵,往往意味着它被人为加工过。

在一台显微镜前,波兰格但斯克大学琥珀内含物博物馆专家伊丽莎白·桑塔格正为客户鉴别一块琥珀中包裹着的内含物。“有位客户曾拿着一块‘琥珀’找我们鉴定,里面包着一只海星。这是琥珀吗?绝对不是。琥珀诞生的环境是森林,不可能在海星生存的环境下产生。”她提醒中国客户在购买琥珀之前,一定要对琥珀有所了解。

华沙的琥珀商陈先生注意到,此次参展人数比往年的国际琥珀展明显减少,停车场没停满,琥珀交易也相对不太活跃,“我刚从深圳赶来,国内琥珀加工工艺不断进步,也更了解国内买家的喜好,我没有太多惊喜,什么都没买。”

他说出了波兰琥珀商的担忧:波兰琥珀,还能吸引到中国客户吗?对此,伊娃·拉康不太担心:“波兰琥珀企业大多是灵活的家庭作坊,经济形势好就多雇人,形势差就少招人。一些琥珀企业也会去中国、美国、德国、意大利等国珠宝展上推销。此外,和中国加工的琥珀相比,波兰琥珀的款式更时尚,每年大量中国客户来格但斯克,就是想买特别的欧式设计。”

“这个琥珀原本是白色,现在已经发黄,她就像一个女人,随着一天天变老,容貌也在发生着改变。可见琥珀仍有生命。”伊娃·拉康指着胸前挂着的琥珀挂坠说,“波兰工人的手工制作,付出的劳动和时间,将赋予其更多灵性,成就独一无二的美丽。”

2016年6月,习近平主席指出,波兰地处欧亚大陆十字路口,是“琥珀之路”和“丝绸之路”的交汇点,具有独特区位优势。波兰琥珀,见证着历史上东西方文明的交融激荡,今后,必将沿着“一带一路”轨迹,走近中国民众,延续对话,共创繁荣。

人民网



上一篇:东海“水晶小镇”撬动产业裂变升级
下一篇:没有了
分享:
友情链接: